正文 第138章 医院探视

作品:《却羡寒梅

????左澜和张律师又去了一趟刑警队,带走了跟案件有关的材料,然后回事务所研究案情。(www.K6uk.Com)

????姜景奕知道左澜正在跟进的案子的当事人是她的好朋友后,就把原本想要交给她的一个案子交给了别的律师。

????姜景奕看到左澜整个下午一直眉头紧锁,猜测案子应该挺棘手。但左澜没有向他张口,他也就不好主动去问。张律师是事务所里最擅长打刑事案的律师,左澜第一时间想到找师傅也是明智之举。

????晚上,左澜打算去医院看望梅天东。既然答应了凌寒,她就不能食言。

????去医院的路上,左澜不断告诫自己去了之后千万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虽然她心里对梅天东有诸多埋怨,可他现在怎么也是个病人,这点同情心她还是应该要有的。况且,她还答应了凌寒,不把怨气撒到梅天东身上。

????左澜把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,然后步行去了住院部的大楼。一番打听后,左澜乘电梯来到六楼。在护士站报上梅天东的名字后,她来到了梅天东所在的病房门口。

????从病房的玻璃窗上,左澜看到病房里有人。她敲了敲门,就推门进去了。

????“你是哪位?”杨老师盯着进来的左澜问。

????“我叫左澜,是凌寒的朋友,梅天东认识我的。”左澜说。

????躺在病床上的梅天东看到左澜,喊了一声“左澜姐”,想挣扎着坐起来。杨老师急忙拦住他,帮他将病床摇高。

????“左澜姐,这是我的班主任杨老师。”梅天东介绍道。

????“杨老师,你好。我想单独跟梅天东说几句话。可以吗?”左澜说。

????“哦,可以,当然可以。你们聊,我先出去。”

????杨老师刚走出病房,梅天东就迫不及待地问左澜凌寒的情况。左澜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先坐了下来。

????“左澜姐,你快告诉我凌寒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见左澜不说话,梅天东急得又问了一遍。

????“你觉得凌寒待在拘留所那种地方会很舒服吗?”左澜实在没忍住,一开口就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。

????梅天东知道左澜充满敌意的态度是为了什么。他不怨左澜,左澜的态度再不好他都愿意承受。他甚至不介意左澜骂他,甚至揍他一顿。

????“左澜姐,是我的错,是我连累了凌寒。全都怪我。凌寒如果没有认识我,就不会受我连累了。我真是该死。”梅天东说着说着,眼泪再一次滚落下来。左澜见了,心里有些不忍,再加上想到凌寒叮嘱她的话,决定改变态度,好好说话。

????“拘留所那个地方条件不太好,凌寒肯定要吃点苦的。不过,我已经让我的师傅张律师接手这个案子。我们会想办法尽快给她办理取保候审,让她早点离开拘留所。”左澜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。

????“左澜姐,凌寒会不会有罪?她那是正当防卫啊。”梅天东边哭边说。

????左澜心想,这小子还知道正当防卫,可他只是一知半解啊。是不是正当防卫哪有那么容易就判定的。算了,跟他解释也解释不清。

????“凌寒很担心你,她特意叮嘱我让我务必来看你。她还让我告诉你,不要自责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????“这就是我的错。我宁愿现在在拘留所里的人是我。左澜姐,求你一定要救凌寒出来。她不能有事。”梅天东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左澜。

????“这话还用你说?我不会让凌寒有事的。”

????“左澜姐,我想去看凌寒。”

????“你现在床都下不了怎么去?再说,刑事拘留除了律师之外,其他人是不能探视的。你就别添乱了,好好在医院养病,别让凌寒还要为你担心。”

????梅天东被左澜说得哑口无言,默默地垂下了头。

????“杨老师虽然是你的班主任,但是人家也是有家庭的,总在医院里这么照顾你也不是办法。明天我给你雇一个护工,让护工来照顾你。也让人家杨老师休息休息。你看行吗?”

????让杨老师这样抛家舍业地照看自己,梅天东也十分过意不去。可是医生要求必须有人陪护,杨老师就和冯海分工,冯海白天来,杨老师晚上来。

????“我没有意见。这样虽然不麻烦杨老师了,但是给你添麻烦了。”梅天东歉疚地说。

????“就是出点钱的事,没什么麻烦的。”

????梅天东知道左澜是受了凌寒的托付才这么做的,不然的话,以左澜的脾气,她现在早就将他痛骂一顿,还会找护工照顾他吗?

????“对了,你是案子的目击者,警察应该很快就会找你了解情况做笔录。到时候你千万要注意你的措辞。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想好了再说。你的证词对整个案子会有很大的影响。好了,就这样吧。你安心养病。我先走了。”

????左澜站起来准备要离开,梅天东叫住了她。

????“左澜姐,你下次见到凌寒的时候能帮我带句话吗?”梅天东问。

????“什么话?你说吧。”左澜转过身问。

????“就说我不想收回我说过的话了,就算她生气,我也会坚持我的想法。”

????这是什么哑谜?梅天东的话让左澜一头雾水。

????“左澜姐,请你一定要把这句话转告她。”

????“好,我会转告凌寒的。”

????左澜走出病房,看到了在病房外走廊上的杨老师。她把请护工的事跟杨老师说了。杨老师说不用,但左澜一再坚持,杨老师只好同意,但他也说自己有时间就会来医院看梅天东。

????杨老师进了病房,把病床又恢复了原状。他看出梅天东哭过,大概也猜到了梅天东和左澜之间对话的内容。他装作没看出梅天东哭过,拿着暖水瓶出去打热水。

????晚上,杨老师躺在旁边的空床上睡着了。梅天东却丝毫没有睡意。他的脑海里始终回荡着左澜临走前说的话——你的证词对整个案子会有很大的影响。左澜说这话时只是想提醒梅天东别漏说了任何对凌寒有利的细节,但是梅天东反复琢磨着这句话,却有了一个想法。